霖澳律所首页   |   免费热线:180-4859-4636
 您好,欢迎来到霖澳律所!   联系我们

180-4859-4636

团队介绍 专家顾问 成功案例 霖澳新闻 关于我们
业务领域
刑事案件 交通事故 劳动工伤 房产纠纷 合同纠纷 侵权纠纷 婚姻继承 债权债务 法律顾问 其它纠纷

侵权纠纷

LINAO LAW
刑事案件 交通事故 劳动工伤 合同纠纷 房产纠纷侵权纠纷 婚姻继承 债权债务 法律顾问 其它纠纷
点此免费通话

180-4859-4636

侵权纠纷

【侵权纠纷】卖了一个50元淋浴固定器,被索赔14万元!这类案件不走诉讼也能减损?

发布时间:2019/01/28 13:51:31   Click:

赵小科在成都青白江开设了一家卫浴销售专卖店,主要销售洗漱槽、淋浴套装等产品。

这一天,他的店里来了几个人,需要购买一个卫浴套装,并称:你们有没有那种加强版的淋浴固定器。

赵小科顿时心领神会,这个固定器现在卖得很火爆,但是正品卖得很贵,自己并没有进货,仿制品隔壁张大峰店里有。于是他对顾客说:你稍等一下,隔壁店有,我可以给你拿一套。客户买完后,赵小科给对方开设了一张盖章收据。没想到的是,半个月后,赵小科收到一份法院传票,赵小科傻了眼,他被人家告了,还索赔14万元,并要求承担律师费。事情原来是这样的……

许震山于2017年1月向国家专利局申请了一款“淋浴杆安装座”的外观设计专利,并一直按时交纳年费,至今有效。投放市场后因深受消费者喜爱,但擅自制造、销售、许诺销售与该产品近似的产品不断出现,给原产品市场造成了较大冲击,侵害了许震山拥有的合法专利权益,也造成了巨大经济损失。

许震山委托机构在全国卫浴市场进行调研和收集证据,展开广泛的维权行动。那天,到赵小科店里购买固定器的,正是许震山委托的团队和公证处公证人员。公证处已对整个购买流程进行调查取证,许震山将资料提交到法院,要求:停止侵权,赔偿损失14万元,承担诉讼费用。与此同时,隔壁店张大峰也收到了法院传票,所诉内容与赵小科一致,索赔金额也一样。

     与赵小科不同的是,张大峰不知道从哪里搞来的货,店里有少量库存,还将产品在货架上进行了陈列。随后,张大峰和赵小科都将此案委托给四川霖澳律师事务所。四川霖澳律师事务所罗思宇、胡琪琦两位律师,接案后对案件开展了紧急讨论,因为距离开庭的时间很近,律师加班加点进行案件准备。经过讨论,两位律师认为:在公证处的见证下,侵权事实确已成立,但赔偿金额却值得商榷。如何衡量被侵害权益的价值?14万索赔金额是否得当?本案关键点在于为当事人减损。

一开始,对方态度强硬,拒绝沟通与谈判,我方律师动之以情、晓之以理,了解到对方律师是从广东过来的,并且陆续飞往全国各地在各大城市进行该项专利的维权行动,从而分析他们起诉的目的。

霖澳律师认为,该类案件原告想要通过起诉获得赔偿价值予以补偿的可能性并不大。本案涉案被告系仿制产品的销售者而不是仿制产品的制造者,侵权影响面小,主观恶意不深。专利人主要是想通过打击行动,对仿制厂家予以震慑。让仿冒品制造者、经营者,通过了解专利所有人对维权行动的决心,来规范市场,让仿制产品商家知难而退,然后通过经营和销售正版产品,扩大市场规模来获取利益。随后,霖澳律师准备了一系列材料,与对方阐述自己的观点、对赔偿金额表示质疑。

罗思宇、胡琪琦律师向原告律师提出如下意见:原告的公证人员来到被告经营部要求购买所涉产品。但我方其实并非销售和仓储该产品,为了满足客户的需求,向本市场另一经营中心购买了该产品后,出售给了原告。即使存在侵权行为,赔偿金额亦不应当超过一万元,根据庭审事实,原告主张的专利权仅具备初步审查基础,没有提供专利评价报告,存在专利权不稳定,市场价值不明确等因素。而且原告不能就对受到的实际损失进行举证,而被告则仅销售了原告指定要购买的一套产品后,其他时间从未销售过该产品。

其次,按照所涉产品的类型,该专利产品系整体花洒的一个零部件,按照审理专利权纠纷解释第十六条第二款、第三款的规定,应当综合考虑该零部件本身的价值及其在实现成品利润中的作用。在实践中,该零部件,除固定搭配,可替换性大,对于整体花洒结构的价值极其有限,加上被告不存在主观恶意,仅出售1套设备,没有给原告造成利益损失,亦同意不再继续销售产品。故综合该专利权的产品类型、被告的行为的非恶意性、以及情节极其轻微,即使需要承担赔偿责任,也应以1万元为限。

胡琪琦作为赵小科的代理人与原告许震山的代理律师进行沟通后,对方律师表示认可,也一改之前坚决、不容退步的态度,表示愿意接受协商。而另一被告张大峰,因店内陈列了该产品若干,但由于代理人是相同律师,对方也表示愿意协商处理。后来,在法院的主持下,两案原告与被告均愿意接受调解,双方调解结果一致,自愿达成如下协议:

  1、自协议签订之日起,赵小科、张大峰立即停止侵害涉案外观设计专利权、实用新型专利权的侵权行为,即立即停止、制造、销售、许诺销售侵犯甲方上述外观设计专利权、实用新型专利权淋浴杆安装座及淋浴龙头的淋浴管固定结构产品。

        2、两人分别自愿补偿许震山一方经济损失26000元。

 3、向法院撤回起诉。 

霖澳律师分别为两位当事人减损11.4万元。

知识产权维护近年来愈演愈烈,而在现实生活中,普通产品销售者受制于自身知识、认知的储备,还有经营中的现实状况,对所售产品是否侵权,并没有足够清晰的了解,对涉案后果,没有足够清楚的认知。而相比于仿制产品的制造者来说,销售者的数量庞大,文化程度层次不齐,个案情况各有不同,主观恶意小,影响面不大。而对于侵权影响面更大的,应该是仿制产品的制造者。本案律师通过分析原告律师的起诉目的和策略,巧妙提出调解理由和思路,为当事人减损10余万元。侵权固然是不对的,但本案销售人并未就此获得巨额回报,因此赔偿金额应在合理范围之内,更为恰当。

点此免费通话

180-4859-46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