霖澳律所首页   |   免费热线:180-4859-4636
 您好,欢迎来到霖澳律所!   联系我们

180-4859-4636

团队介绍 专家顾问 成功案例 霖澳新闻 关于我们
业务领域
刑事案件 交通事故 劳动工伤 房产纠纷 合同纠纷 侵权纠纷 婚姻继承 债权债务 法律顾问 其它纠纷

侵权纠纷

LINAO LAW
刑事案件 交通事故 劳动工伤 合同纠纷 房产纠纷侵权纠纷 婚姻继承 债权债务 法律顾问 其它纠纷
点此免费通话

180-4859-4636

侵权纠纷

【侵权纠纷】没有被告任何信息,耗时3年,打了3个官司,这起人损案件胜诉了!

发布时间:2019/01/25 11:45:34   Click:

      2015年9月,装修工人毕大成接到一个电话,称:自己是承包家庭装修工程的,上周刚在丽都路接了个家装生意,项目工期很紧,需要人手。他是从其他工友那里打听到毕大成的电话的,为了赶进度让毕大成第二天赶紧来工地上班。

来活儿了,毕大成自然是挺高兴的。随后,两人在电话里约定好工钱和结算方式,包工头把项目地址告诉毕大成,毕大成第二天就去工地干活去了。毕大成在工地上干活的日子,包工头都在外采购材料,很少到工地现场。偶尔来一下,也是简单说几句话安排好工作又出去了,施工方面大部分的事都由双方在电话里沟通。

半个月后,毕大成在安装阳光房顶面玻璃时从高处摔落,医院诊断为胸椎爆裂性骨折,后送往医院治疗,陆续做了几次手术,经伤残鉴定机构鉴定为伤残9级,前后多次治疗的各项费用就花了14万元钱,均由毕大成自己垫付。

伤痛的折磨和身体的疼痛,让毕大成耗费了大量的时间和精力。在进行手术、治疗后,时间已经过去了大半年之久。霖澳律师事务所陈彦律师向装修工毕大成建议:根据相关法律法规,毕大成是由装修包工头雇佣,在工地干活受的伤,双方构成雇佣关系,因此,毕大成可以通过起诉包工头来获得应有的赔偿。如果继续等待下去,超过了诉讼时效,不利于后期权益的维护。

毕大成认为陈彦律师说得很有道理,但感到非常犹豫,因为自己不认识这个包工头,从头到尾不知道包工头叫什么。他现在手里有的,仅仅是一个包工头的手机号码而已。现如今,发生这样的事,包工头为了逃避赔偿责任,电话早已打不通了,装修工地也停工大半年了。就算是要打官司,他也根本不知道该找谁。

       陈彦律师认为,毕大成反应的这个问题,则是本案的主要难点。现实生活中,装修这个行业,工作又常常具有临时性、紧急性,没有长期固定的工作团队。通常是,有装修公司承接项目后,东拼西凑找些泥瓦工、油漆工、木工、安装工来完成项目的施工。工友之间虽然会偶尔介绍活儿干,但彼此并不熟络。何况,毕大成也不知道,是哪个工友给介绍了这单生意,因此,找到项目责任人,成为了本案的一大难题。

为了确定赔偿主体,律师对这个手机号码进行了查询,发现这个手机号码并没有进行实名登记。找不到背后的装修公司,案件一度难以继续开展下去。当事人毕大成的心情也是惴惴不安。陈彦律师想到,其实只要知道涉案房屋的主人是谁,就能知道房主和谁签订了装修合同,从而找出项目施工单位。但涉案小区属于高档小区,物管工作人员表示,拒不提供房主的相关信息,非小区业主也不得随意进入小区。于是,为了找到赔偿责任主体,陈彦律师开始了一系列策略性诉讼。 

陈彦律师了解到装修项目所在地址为:武侯区丽都路某小区6栋11楼2号,查询该房屋的所有人信息,结果显示:该房屋目前正登记在某房地产公司名下。很显然,该房地产公司并非该房屋现在的所有人。因为,毕大成做的是家庭装修。这意味着,该房屋虽已售出,但买受人并未进行产权变更登记。这样一来,查询信息所显示的房主,也并非是涉案房主。为了找出装修合同涉案当事人,陈彦律师以该房主为装修合同受益人,应该履行补偿责任为由,将该房地产公司告上法庭。

不出所料,庭审现场,房地产公司为了摆脱赔偿义务,向法庭出示了该套房屋的买卖合同。合同显示,登记在该公司名下的6栋11楼2号的这套房屋,已经销售给了一个叫做周建华的人。因时间关系,双方尚未办理登记变更,房地产公司提供的资料中就包括了周建华的联系方式。陈彦律师明知这会是一个必败的案件,但通过起诉开发商,找到房屋的主人。找到房屋的主人,就能知道房屋主人跟哪家装修公司签订了装修合同。然而事情比我们预想的,还要曲折……

陈彦律师给周建华拨打了电话,说明了来意。周建华在接到律师的电话后,却恼羞成怒,表示自己根本没有请过什么装修公司,也不认识什么装修工,这一切简直是莫名其妙!周建华的反应让陈彦律师十分意外,案情真是越来越蹊跷了,究竟谁才是真正的房主,谁才是包工头?难道背后还有隐情?鉴于这种情况,陈彦律师考虑到:如果直接和房主进行协商,许多人通常会出于不想赔偿的心理,抱着多一事不如少一事的想法,不愿意承认事实,更不愿意直接提供装修合同。就算是房主直接告诉我们是哪家公司承接了装修项目,但如果不能直接取得该房屋的装修合同,也无法在法庭上拿出有力的证据,证明这个装修公司就是本案的赔偿主体。

为了给房主施加压力,迫使其主动出示装修合同,陈彦律师仍然以该房主为装修合同受益人,应该履行补偿责任为由,将周建华告上法庭。开庭后,周建华却一改往常恼怒的态度,心平气和地为本案提供了一些重要信息:

周建华:在接到原告律师电话时,我本人是非常气愤的,我怀疑我被人诬告了,因为我这两年并没有找装修公司装修过房子。后来我冷静地回想了这件事,我想,这其中是不是有什么误会?该小区6栋11楼2号房屋在房管局备案,为一整套房屋,而在实际销售中,是分成两套房进行销售的。也就是说,房管局备案的6栋11楼2号,实际上卖给了两个业主,我只是其中一个而已。这意味着,房管局备案信息和实际销售信息存在一定出入。

随后,周建华向法院提交了房屋买卖合同。合同中就其该房屋的位置、面积、范围等进行了详细阐述。最后确认,周建华并非涉案真正房主。案件进行到这,似乎一切信息又中断了。而与此同时,各种官司打下来,时间已经过去了一年多。这天,毕大成焦急地找到陈彦律师,表示官司不想再打了,自己手术动了好几次,治疗已经花费了很多钱,欠了很多外债,已经没有能力再继续耗下去,如果实在是找不到包工头,也只能算了。陈彦律师非常理解当事人的心情,对于这样的家庭来说,十多万的开支是一笔巨额支出,当事人不仅要承受伤痛的折磨,还要不断投入时间金钱,确实困难重重。她一边安抚当事人的情绪,一边开解道:一定要相信法律,一定会给予一个公正的结果。 

另一边,陈彦律师还是抓紧时间为案情继续努力。她对周建华动之以情,晓之以理,将当事人毕大成所遇到的困难、困境向周建华娓娓道来,请周建华体谅毕大成作为一个受害者的难处。周建华被陈彦律师的真诚所打动,理解装修工毕大成遭遇的困难,以业主名义向物管进行咨询。在周建华的协助下,涉案小区物业管理处表示愿意沟通和协调。

物业工作人员表示:该房屋自安全事故发生后,就已经停止装修了。业主装修时,并未到物管处进行备案,因此也查询不到是哪家装修公司承办了整个装修工程。现在物管处有业主的基本信息,但是所留的电话根本打不通,也不知道业主现在在哪。事情到这,连旁观者都应该感到抓狂了。要找到承接装修的公司,就这么难?!

但是陈彦律师还是不放弃追索信息,她提出到施工现场看看。于是,物业管理与周建华、陈彦律师一道来到了涉案房屋,物业人员用备用钥匙打开了房门。房门内只是一个杂乱的装修现场,一些砂石、废旧水泥胡乱堆放着。陈彦律师发现,在房门背后张贴着一张装修用的《开工致语》,上面写着:黄志凯为项目经理,落款为四川省三金装饰工程有限公司。这个惊喜的发现,让本案瞬间有了柳暗花明的感觉。黄志凯就是打电话叫毕大成去干活的人,这家三金装饰工程有限公司极有可能是该装修项目的承接人。

于是,陈彦律师向法院提起诉讼,要求三金装饰工程有限公司和项目经理黄志凯,就毕大成在施工过程中受到的人身损害,承担赔偿责任。三金装饰工程有限公司为了推脱赔偿责任,向律师提供了项目经理黄志凯的最新联系方式。三金装饰公司:完全不知道怎么回事,这件事与我无关。因为门上贴的单子写有我公司名字就来起诉我,是不合理的。这张《开工致辞》是我公司承接项目后张贴在施工单位门口的通用模版,本案提供的这张上面没有盖章,完全不能证明其出自我公司。对于原告,我完全不认识,也完全不知道涉案房屋是由我公司在承接装修,对于此事,我们完全不知情。本案另一被告黄志凯为我公司曾经的员工。

黄志凯:跟三金公司没关系,承包人另有其人

毕大成确实是我叫来干活的,但是我只是项目的现场负责人,不是承包人。因为我以前在三金装饰公司上过班,所以有这个《开工致辞》的模版。项目开工那天,我想贴上一个这样的单子,显得正规一点,上面写有我的名字和电话,便于施工中进行联系。落款是三金装饰工程有限公司,但是这个事情与他们无关,三金公司完全不知情。

但我在这个项目中,只是打工的,项目是一个叫秦小川的人承包的,我只是负责现场施工帮忙张罗,是一个领取工资的人而已。 案情出现如此戏剧化的一幕,陈彦律师向法院申请紧急追加秦小川为第三被告,秦小川因个人原因始终无法取得联系。而陈彦律师始终认为,就算找到秦小川本人,由于本案最重要的装修合同没有找到,最后法官对于赔偿主体的认定都存在一定的风险。

然而,在陈彦律师的努力下,经过多方查询联系方式,最后找到了秦小川本人。没想到的是,秦小川的出现,给本案带来了更加重要的转机。

秦小川在第二次庭审中出庭应诉

秦小川:我和黄志凯是朋友,我们都是承接装修业务的,偶尔在一起吃个饭,耍一下。当时2015年7月28日,我确实和业主签署了装修的承包合同,但是签了合同我就住院了,所以没有办法再做下去了,我就介绍给黄志凯来做。黄志凯又和业主重新签订了合同,并开始了工程的施工工作,所以这个事情与我无关。出事后,我作为朋友让黄志凯找过原告毕大成,他不愿意。当晚,我和黄志凯一起吃了饭,那天晚上,我们都喝了些酒,到最后我直接喝醉了,是黄志凯打车把我送回家的。第二天,我在家中醒来,发现黄志凯不知是何原因,把他和业主签署的这份装修合同装进了我的包里。从此以后,黄志凯就直接就走了,也没有接电话,人也不知道去哪了。我已向法院提交了这份合同,以证明这件事与我无关。

秦小川提交的这份装修合同,合同上注明了装修房屋所在门牌号,业主姓名、联系方式以及工程承包人黄志凯的亲笔签名与手印、联系方式。项目承包人是黄志凯,无疑! 在合同面前,任凭黄志凯再怎么狡辩,也无济于事!2015年9月4日,黄志凯与业主签订《家庭装修合同书》,约定黄志凯以个人名义承包其家庭装饰工程,造价共计260000元,工期90天。黄志凯打电话叫装修工毕大成参与项目施工,毕大成在安装阳光房顶面玻璃时,未佩戴安全措施,从三米高空摔伤,伤情为胸椎爆裂性骨折,治疗共计花费14万元,伤情鉴定为9级。原告毕大成为城镇居民,有两个被扶养人。经查证,三金装饰公司与本案无关,系黄志凯擅自使用其公司《开工致辞》模版。

黄志凯雇佣原告进入涉案项目务工,原告在提供劳务过程中受到损害,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侵权责任法》第三十五条“个人之间形成劳务关系,提供劳务一方因劳务造成他人损害的,由接受劳务一方承担侵权责任。”原告毕大成自身亦存在过失,未尽到安全、谨慎的注意义务,本院综合全案情况,酌定由原告与黄志凯分别依据各自过错程度分别承担40%和60%的责任。综合原告损失和结合各项赔偿金额的核算,判决被告黄志凯赔偿原告毕大成126151.82元。

黄志凯不知是何原因,趁秦小川醉酒把装修合同装进了秦小川的包里。也许是心生懊恼,也许是想逃避赔偿,最后一走了之的做法确实很不负责任。但无论如何,本案律师通过一次次调查取证,一次次策略性诉讼,让一起根本就毫无头绪的人身损害案件得到了圆满的解决,彰显了四川霖澳律师事务所“百折不挠求胜”“为当事人权益不遗余力”的工作精神。至此,一个长达3年的人身损害赔偿案,终于得到圆满的解决。拿到判决书的那天,当事人毕大成脸上终于露出了笑容,家里的外债有着落了,家庭负担大大减轻了,霖澳律师再一次维护了当事人的合法权益。

律师的日常就是这样,一边要处理繁杂的案件事务,一边还要安抚当事人的情绪。无论遇到什么样的困难和挫折,我们心中只有一个信念,那就是一定要为当事人取得公正的判决结果。在这过程中,也许要承受许多的委屈和压力。但我们相信,正义也许会迟到,但绝不会缺席,所有霖澳人为胜诉,永不放弃!

点此免费通话

180-4859-46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