霖澳律所首页   |   免费热线:180-4859-4636
 您好,欢迎来到霖澳律所!   联系我们

180-4859-4636

团队介绍 专家顾问 成功案例 霖澳新闻 关于我们
业务领域
刑事案件 交通事故 劳动工伤 房产纠纷 合同纠纷 侵权纠纷 婚姻继承 债权债务 法律顾问 其它纠纷

刑事案件

LINAO LAW
刑事案件 交通事故 劳动工伤 合同纠纷 房产纠纷 侵权纠纷 婚姻继承 债权债务 法律顾问 其它纠纷
点此免费通话

180-4859-4636

刑事案件

【刑事案件】快递装卸员贪小便宜多次盗窃,霖澳律师举证其有别于其他刑事犯罪,当事人获缓刑!

发布时间:2019/04/04 10:51:35   Click:

       2017年3月,54岁的萧大桂经老乡介绍,进入邮政中心某快递运输中心,成为了一名货物装卸工人,和他在一条流水线上工作的还有老乡王剑,他们住在宿舍同一间寝室。

7月的一天,王剑在装载货物时看到某包装盒上写着“手机”二字。王剑转过身去,给萧大桂悄悄说自己想要。然后就藏在裤袋里,偷偷拿出车间。

晚上,在寝室里,王剑跟萧大桂说,有些东西如果从包裹里掉出来了,悄悄拿走就不会有人知道。萧大桂说:“我自己眼睛不好,车间灯光昏暗,看不清盒子上的字。如果你看到好东西就给我说一下”两人一拍即合。

某次,萧大桂在装卸货物时,看到有个包装盒破损了,掉出一个耳机。萧大桂便悄悄揣在裤兜里。就这样,萧大桂好几次在装修货物的时候,拿走了两个手表、两副耳机、几条内裤等物品。

就这样过了两个月,快递转运中心的管理人员发现了猫腻,于是调取监控对工作现场进行勘察。最后锁定萧大桂和王剑具有重大嫌疑,于是向公安机关报案。

2017年8月30日,双流区某派出所接到报案,称:某货运公司发现其员工偷拿邮局运输物品,共价值1万元。当天下午,派出所民警在车间现场将萧大桂、王剑挡获,并在二人居住的宿舍搜出盗窃物品十多件,总价值1万元左右。

经公安民警调查,二人共盗取:一个棕色皮包、三部手机、三只手表、两副耳机、一个充电器、三条内裤。所盗物品均在二人寝室内被查获。 证实:2017年7-9月两人先后多次盗走快递包装盒内物品。

公诉机关认为,被告人萧大桂、王剑以非法占有为目的,多次盗窃他人财物的行为已触犯《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二百六十四条规定,应当以盗窃罪追究二被告人的刑事责任。

四川霖澳律师事务所潘红伊律师接受萧大桂家属的委托,在阅卷后认为,本案有别于许多恶劣的刑事犯罪,很大程度上是出自于当事人贪图小便宜,本着占便宜的心理,经受不住诱惑的一时行为。由于其案件涉案金额低、主观恶意度不高,符合从轻判决的条件。

于是,四川霖澳律师事务所为其办理了取保候审。随后,当事人萧大桂就在老家木材厂务工,同时负责孩子的接送。

庭审现场,公诉机关向法院提交了人证、物证、视频、问讯笔录等证据,认为萧大桂、王剑以非法占有为目的,多次盗窃他人财物的行为已触犯《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二百六十四条之规定,犯罪事实清楚,证据确实、充分,应当以盗窃罪追究其刑事责任。

潘红伊律师辩护意见

1、在庭审过程中,被告自愿认罪,依据最高人民法院《人民法院量刑指导意见(试行)》第二十五条第七款,被告人自愿认罪时,轻处10%,以此恳请法院对被告人从轻处罚。


2、被告人萧大桂已将涉案物品全部退回,依据《量刑指导意见》第二十六条第二款,被告人退赃、赔偿的在10%以内按比例轻处。


3、被告人萧大桂犯罪情节较轻,社会危害性较小,辩护人阅卷后发现侦查机关对涉案物品中两部手机定价分别为3488元和1199元,定价略高,即便如此,被告涉案物品总价值约5000元,行为的社会危害程度并不是非常严重,也没有其他严重情节,量刑起点及其基准刑应在幅度转向较低刑罚,从轻处罚。


4、被告人萧大桂悔罪态度明显,抓捕时无拘捕行为,如实供述案件事实,认罪态度较好,被告人法律意识淡薄,误入歧途,偷拿物品。现已深知此行为触犯法律非常后悔,给自己和家庭带来不可挽回的结果,也给社会造成不良影响,悔罪态度明显,恳请法院对被告人从轻处罚。


     综上所述,辩护人认为,无论是从主观犯罪动机还是归案后的认罪态度上,都可以看出被告人盗窃行为的社会危险主观恶意并不大,被告只是一时糊涂犯下错误。 在这个前提下,法院应对被告人以教育为主,提高被告人的法律意见,惩罚为辅,给被告人一个改过自新,回报社会的机会。恳请合议庭审判员酌情对被告人从轻或者减轻处罚,并请求给予其缓刑的刑事处罚。


       法院最终采纳了潘红伊律师的辩护意见,判处萧大桂犯盗窃罪,判处有期徒刑六个月,缓刑一年,并处罚金人民币三千元。


什么是取保候审?


     根据《刑事诉讼法》的规定,取保候审是指公检法三机关在刑事诉讼中,依法责令犯罪嫌疑人、被告人提出保证人或交纳保证金,担保犯罪嫌疑人、被告人不逃避侦查和审判,随传随到的一种强制方法。这种强制措施既可以不羁押犯罪嫌疑人、被告人,使其照顾家庭或者从事原来的工作和劳动,为社会做一些有益的事情,又可以使他们感到国家和社会对他们的关怀,还可以减少国家用于在押人犯的生活、管理费用等项开支,从而减轻羁押场所的工作压力。

点此免费通话

180-4859-46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