霖澳律所首页   |   免费热线:180-4859-4636
 您好,欢迎来到霖澳律所!   联系我们

180-4859-4636

团队介绍 专家顾问 成功案例 霖澳新闻 关于我们
业务领域
刑事案件 交通事故 劳动工伤 房产纠纷 合同纠纷 侵权纠纷 婚姻继承 债权债务 法律顾问 其它纠纷

劳动工伤

LINAO LAW
刑事案件 交通事故劳动工伤 合同纠纷 房产纠纷 侵权纠纷 婚姻继承 债权债务 法律顾问 其它纠纷
点此免费通话

180-4859-4636

劳动工伤

【劳动工伤】非法用工埋隐患:“真假老板”百般抵赖,员工受伤索赔无果!霖澳律师助受害员工诉讼大获全胜!

发布时间:2019/01/28 17:35:21   Click:

郑光在工厂内受伤,老板却翻脸不认人,甚至声称完全不认识郑光这个人,这实在让人大跌眼镜!面对这样的窘境,霖澳律所陈彦律师如何帮助他争取赔偿呢?


天降好事,找到高薪工作!  意外受伤,老板翻脸不认人!

2017年10月,郑光找到了一份工作,在一家工厂从事门板加工生产。工厂老板周勇、周大洪两人信誓旦旦,承诺给其工资每月不低于7500元人民币。入职后,工厂要求郑光每天早上8点必须到厂,晚上8点之后才能离开,时常还有加班要求。为了生计,郑光咬牙坚持了下来。


然而10月29日发生了一次意外,郑光在生产车间操作“覆膜机”工作时,不慎压断了手指,右手食指指甲和甲床缺损,指骨都骨折外露了,被送到医院治疗了十多天。由于伤到了手指,郑光出院之后,作了劳动能力的司法鉴定,经过鉴定致残等级为十级。


至此,郑光也无法继续工作,于是找到工厂老板要求赔偿。但令他万万没想到的是,周勇、周大洪两个老板居然翻脸不认人,自称不认识他,不仅拒绝相关的赔偿,甚至连该支付的工资也不予发放。 

上门索赔起纠纷报警!  工厂竟然没有营业执照?

工资没要到,工伤索赔更无果,郑光找到工厂讨要说法,双方争执不下,纠纷越闹越大,最终报警处理。让郑光没想到的时候,警察到场之后才查明,周勇、周大洪办的这个工厂,竟然没有营业执照,完全是非法用工单位!郑光的索赔之路更加艰难了。 

经过调解,现场纠纷暂时平息

对于赔偿问题,双方都坚持己见,争论不休,于是寻求到街道人民调解委员会的调解,几经调停,最后达成了如下协议:郑光的赔偿事宜之后通过法律途径解决;周勇一次性垫付郑光生活费3000元;郑光不再到工厂打扰。 


劳动仲裁为何不予受理?

按照劳动纠纷的解决流程,事故发生一个多月后,郑光向所在区劳动人事争议仲裁委员会提出了仲裁申请,然而,却被告知由于仲裁委员会只受理个人和单位之间的劳动纠纷,而周氏工厂没有营业执照,不符合仲裁委受理要求,因此出具了不予受理通知书,郑光可以进入诉讼程序,直接起诉对方。 


索赔无果,诉上法庭

在采取了报警、调解、仲裁处理之后,郑光仍然没有如愿得到赔偿。最终,在陈彦律师的支持下,郑光向法院提起了诉讼。由于这家无名工厂没有依法取得工商营业执照,郑光与两个老板之间是非法用工关系。并且,郑光虽然已上工近一个月,工厂却连劳动合同都没有和他签过。

 

当庭质证,被告极力撇清   霖澳律师争取最大化的赔偿金额

根据《非法用工单位伤亡人员一次性赔偿办法》,适用于无营业执照的用工单位聘用的职工受到事故伤害的人员,法条明确规定了非法用工单位必须支付一次性赔偿的义务。


而按照《工伤保险条例》第六十六条规定:“无营业执照或者未经依法登记、备案的单位以及被依法吊销营业执照或者撤销登记、备案的单位的职工受到事故伤害或者患职业病的,由该单位向伤残职工或者死亡职工的近亲属给予一次性赔偿,赔偿标准不得低于本条例规定的工伤保险待遇……”


由于《一次性赔偿方法》的赔偿标准远远低于《工伤保险条例》规定的十级标准,所以为了最大化的为原告郑光争取合法权益,陈彦律师主张将郑光的赔偿金额上调至工伤保险待遇。


面对郑光一方的诉求,被告周勇、周大洪两人却另有一番说辞辩解,案子的焦点主要集中在了劳动关系及其主体的确认上。 


本案的争议焦点在于:

无名工厂的实际经营者到底是谁?


郑光与周氏二人是否成立非法用工关系?


被告怀疑郑光的伤残程度,申请重新鉴定是否应该准许?


陈彦律师代理原告郑光,诉讼被告周勇、周大洪两人为无名工厂的经营者,但周氏两人坚持辩称:


1、郑光与他们没有雇佣关系,也不存在非法用工关系;


2、两人没有开设工厂,也没有从事门板加工生产;


3、承揽门板加工的另有其人,是周勇的父亲叫周泽,并且周泽也只是转包给了第三人王某生产。


4、郑光是王某找的帮工,与王某才是雇用关系。在事故发生之前,两位周姓老板自称甚至完全不认识郑光!

 

霖澳律师以证据说话   戳破被告雇主谎言

对方矢口否认的态度,给郑光的索赔增加了难度。但是事实是不容扭曲捏造的,陈彦律师细心地梳理案情,通过收集到的证据、证人有力地驳回了对方。


第一,找到了证人付某,付某是该工厂的文员,证实了老板正是周勇、周大洪,不管是发工资还是工厂的管理都是两人作出的。


第二,证人付某与第三人王某都可以作证,对方所称的工厂所属人周泽其实只是负责做饭,并不参与车间工作;


第三,王某作证还称他自己在工厂从事着吸膜和打包工作,不是包工头,更没有雇佣郑光一说;


第四,陈彦律师还提交了几组照片,工厂现场照片足以证明工厂没有招牌和营业执照,车间照片也证明门板加工没有安全生产条件,工厂对郑光的受伤必然负有责任;


第五,同时,通过电话录音证据,证明之前周勇认可过工厂无营业执照、也承认郑光在其工厂里上班,还承认过双方没有就赔偿数额达成一致;


第六,提交的《调解登记表》,就是之前双方在派出所进行的调解,也直接清楚的证明了郑光在周氏二人所开工厂工作,以及其确实在工作中受伤的事情,这也是被告周氏对客观事实的自认的关键证据。


多次质证,接近事实真相

证人的证言,让被告周勇、周大洪两人当庭质疑,声称证人付某是虚假证人,其实并不认识他二人,甚至怀疑付某与郑光存在亲属关系。


——然而,付某现场正确指认了被告周氏二人的具体身份,并说明了与原告间不存在亲属关系的情况。


对方再次对郑光的残疾鉴定结果表示质疑,申请重新鉴定,理由是等级鉴定是单方面鉴定,鉴定机构是被责令整改的,应该按照人体损伤致残程度分级鉴定。


——但是,根据鉴定机构司法鉴定许可证的有效期,郑光进行鉴定的时候,该鉴定机构具有合法的鉴定资质。并且,被告方主张重新鉴定也完全没有证据支撑,因此,周氏雇主二人在庭审中提出重新鉴定的申请,法院也不予支持。 


法院判决,原告终获8万赔偿

经过激烈的法庭质证,根据法律相关规定,法院完全支持了原告郑光的诉讼请求,确认了原被告之间确实存在非法用工关系,判决被告周勇、周大洪向郑光支付相关赔偿费用,给予一次性伤残补助金、医疗护理费用等合计8万多元。


陈彦律师提示人们,诸如郑光这类务工者,在劳务关系中本来就处于弱势地位,在找工作时要谨慎小心,尽量选择更为正规的企业公司,如果在工作中人身或者财产遭受损害,一定要积极寻求法律的帮助,勇于保护自身的合法权益。

点此免费通话

180-4859-4636